王公公整人可不管整没整错人
整人网

  由正统八年(1443)到正统九年(1444)整治当朝皇帝的亲姑父、亲姐夫两个事件来看,无论你是谁,只要是宫廷大珰王先生所不喜欢的或无意间冒犯了他的,那就有你罪受了。此时的王振“凶狠愈甚”不仅肆虐横行于大明朝廷,而且还将罪恶之手伸向了帝国地方上去。


  于谦是传统中国社会里妇孺皆知的大清官、大能臣,宣德之初曾外出巡按江西等地,“雪冤囚数百。疏奏陕西诸处官校为民害,诏遣御史捕之”。宣德五年(1430)九月起,巡抚山西、河南,安抚流民,政绩斐然,深孚众望。史书说于谦“抚梁、晋十余年,惧盈满,举参政孙原贞、王来自代”。这话是说,于谦因为害怕英宗朝廷会怀疑他久居晋豫会雄踞一方而主动提出了换岗请求,并将替换他的人士都给找好了。哪知道这一举动却给他自己招来了大麻烦。因为于谦每次进京都是空着手,从不带什么东西给人送礼,这在当时权势熏天的王振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的。赶巧那时朝廷中也有个叫于谦的御史常常忤逆王公公,王公公没有弄清此于谦非彼于谦,就唆使右通政李锡等奏劾大清官于谦“方命不忠”。


  正统帝尽管不明事理,但对于皇爷爷朱高炽时代就出名的廉官良吏于谦还是有所耳闻的,所以当李锡劾疏呈进时,他“置之不问”。王振见之,很是着急,不过好在那时的言官们基本上都给他搞定了,于是他唆使北京行在六科、十三道谏官们交章奏劾。刚巧那时于谦因事来朝,正统帝糊里糊涂地下令,将于谦关入都察院大牢。这一关就关了两个多月,直到五月天热时,都察院右都御史陈智等巧妙地利用录囚的机会,将无辜被关押的于谦等囚犯名录上呈给正统皇帝,请求将他们一一发落。小杆子皇帝一发善心,于谦才“得以释”,但他的官职由原来的行在兵部左侍郎降为了行在大理寺左少卿,并受命继续巡抚河南、山西。


最新好玩的整人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