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恶搞的骗局
整人网

莫阳不明白巴特尔教授的用意,但却照他说的话做了。他上前把玻璃箱子的上盖小心翼翼地取掉,然后退到,紧张地观看巴特尔教授下一步要干什么。大家和莫阳一样都用疑惑的目光期待着巴特尔教授的下一步动作。只见巴特尔教授不慌不忙地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双白色的医用乳胶手套戴在手上,然后他又拿出一个金属镊子走到玻璃箱子跟前,接着弯下腰用镊子在那“美人鱼”尸体的腰部戳了几下,然后揭起一块皮肉一样的东西,头也不抬地说道:“大家请看!


大伙听到巴特尔教授这样说,都围了上来。只见那块皮肉底下,巴特尔教授手中镊子所指的地方露出一排好像蜈蚣的腿一样的痕迹,那痕迹好像一直沿着尸体的腰部向背部延伸。这是什么?”路小果不解地问道虽然只是路小果一个人在发问,但很明显,她的问题已经代表了大家共同的心声,除路浩天已经看出了一点端倪之外,其他的几个人都在等待着巴特尔教授的回答。你们见过刚做完手术的病人身上的刀口吗?这就是刀口被缝合后的样子。


说话的并不是巴特尔教授,而是路浩天。巴特尔教授对路浩天点了点头,接着往下说道:“路先生说得对,这正是手术针线缝合后的痕迹大伙儿忽然明白了巴特尔教授话中的意思,那就是:这条“美人鱼”根本就是一个冒牌货,很明显是有人故意造假。只有明俏俏在一旁还傻乎乎地问道:“巴特尔教授,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这美人鱼刚做过手术吗?”罗小闪斜了明俏俏一眼,笑道:“明俏俏,你是真笨还是假笨啊?什么做手术啊?这说明这美人鱼根本就是假的!是有人故意将两个不同的生物拼接在一起来蒙骗别人的,我说的对吗巴特尔教授?


假的?”不等巴特尔教授回答,莫阳忽然发出声意外的惊呼,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一场恶搞的骗局!”巴特尔教授点点头,接着又不高兴地反问莫阳,“莫艇长,这就是你让我们千里迢迢来看的什么‘海底不明生物’吗?


莫阳看着已经有点生气的巴特尔教授,脸色忽然变得极为尴尬,赔笑道:“舅舅…,,·…,,,巴特尔教授,我是真的不知道这是一个假东西算了!”路浩天打断莫阳的话,替他说情道,“巴特尔教授,我看莫阳确实是不知内情,所谓不知者不怪嘛,连我都差点被骗过,何况是他呢?

路浩天其实也感觉有点失望,自己千里迢迢赶来鉴定的东西居然是一个假货,也难怪巴特尔教授会生气。虽然巴特尔教授和老爸已经坚定了眼前的“不明生物”是一个冒牌的“美人鱼”,但路小果还是感觉很好奇,她又趴在玻璃箱子上仔细地看了看那“尸体”。由于尸体的上半身在海水里浸泡时间过长,已经很难分辨是什么动物,于是她问路浩天道:“老爸,你能看出来这是两个什么动物拼接而成的吗?”明俏俏和罗小闪见路小果未能看出假“美人鱼”的真身,有点不服气,都挤到前面来,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分辨出来。


巴特尔教授见三个小伙伴好奇的样子,连忙解释说:“大家不用看了,这就是一只猴子和一条普通的鱼拼接而成。路浩天补充道:“准确地说,上半身就是半只滇金丝猴,在自然界里的哺乳动物里,滇金丝猴的长相是和人类最为接近的。”天啊,谁会这么残忍和无聊,去杀害一只滇金丝猴,而导演一出恶搞闹剧?”路小果带着怜悯的口气说道。


这时,莫阳由于尴尬,抑或因为紧张,额头上竟然冒出不少汗珠,他用充满歉意的语气对大家说道:“由于我们的无知和粗心,让大家千里迢迢白忙活一趟,实在是抱歉!非常抱歉!

“你不用过意不去,莫叔叔,”心地善良的路小果见不得别人道歉,连忙为莫阳打着圆场,“其实我一直就想在暑假来海边玩一次,你就当请我们来旅游度假了!”莫阳听路小果这样说,哈哈一笑说:“好啊!你这小丫头倒挺会体谅人的,等会叔叔请你吃海鲜怎么样?”“真的?那太好了!”路小果高兴地叫道。路小果平时最喜欢吃海鲜了,可是由于她所在城市距离海边太远,所以很难得吃一次海鲜,即使能吃到,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海鲜,因为那都是冰冻后运到内地的,早已失去了“鲜”味,所以她一听莫阳叔叔要请她吃海鲜,就高兴得不得了“哦!要吃海鲜喽!”罗小闪和明俏俏闻言也开心地欢呼起来。


巴特尔教授翻了莫阳一个白眼,嗔怒道:“那我呢?你让我这个老头子白跑一趟,准备怎么补偿我呀?莫阳听巴特尔教授的口气就知道他并没有真的生气,而且他早就知道舅舅的爱好是喝酒,所以他早有准备,于是笑道:“放心吧,我的巴特尔教授,我早就准备了一瓶好酒,这次一定陪您好好喝几杯。”巴特尔教授这才反怒为笑:“臭小子,算你聪明,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大家都被巴特尔教授的孩子气逗得大笑起来,莫阳见“不明生物”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有了结果,便提议先下潜艇吃午饭,等吃过午饭再带着三个小伙伴去海洋馆游玩。莫阳的建议得到大伙儿的一致赞同,因为这时早已过午饭的时间,大家都有点饥肠辘辘了。大家正要迈步走出潜艇的时候,路小果忽然说道“等等。”大家都停下脚步,不知道路小果还要干什么,罗小闪问道:“怎么了路小果?难道你对这‘美人鱼’还有什么怀疑吗?路小果摇摇头说:“那倒不是,我只是还有个问题想请教巴特尔教授。”


“呵呵,行啊,你有什么问题请只管问吧,我巴特尔知无不言。”巴特尔教授开心地说道。大概是听莫阳说为他准备了好酒,巴特尔教授这会儿心情舒畅了许多,语气中透着轻松和愉悦。路小果想了想,问巴特尔教授说:“我想问的是,从解剖学的角度来看,把这样两个动物拼接在一起难度很大吗?巴特尔教授很意外地看着路小果,很奇怪她为什么要这样问,遂摇摇头答:“难度倒不大,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路小果又问:“那么,有谁会这么无聊,搞这样的恶作剧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巴特尔教授耸耸肩说道,“这是福尔摩斯的事,跟我们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大家都被巴特尔的幽默逗笑了,接着就要向潜艇外走。忽然,一个水兵冲进来对莫阳敬了个军礼:“报告!上级急电。”

“讲!


10分钟前,在我基地东南10千米处的水下发现一艘不明国籍潜艇,上级要求我艇即刻出击,全速追踪,务必要将该艇拦截,必要时可动用武力。莫阳听了水兵的报告,面色忽变,皱了一下眉头,沉思了一秒钟后,忽然表情严肃地说道:“传我命令,值班人员各就各位,即刻出击,全速向东南方位前进。莫阳的话让大家感觉到一种紧张的气氛忽然在潜艇中弥漫开来。因为大伙儿都是第一次上潜艇,更没有经历过潜艇执行任务的场面。传达命令的水兵刚走不到半分钟,潜艇上就响起了刺耳的战斗警报声。巴特尔教授有点惊慌地问莫阳:“莫艇长,这是怎么回事?


莫阳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巴特尔教授,老路,抱歉啊,恐怕午饭又要推迟了,…我们还要下潜艇吗?”路浩天迟疑着问道。

“已经来不及上岸,就跟我们一起体验一下潜艇兵的生活吧!”莫阳说完就迈开大步向指挥室走去,大家都不知所措,也跟着莫阳走起来。军事迷罗小闪听着战斗警报的声音,紧张和兴奋使得他的声音都变了,他一边走,一边激动地问莫阳:“莫叔叔,你们这是在进行战斗演习吗?

莫阳头也不回地答道:“这可不是演习,而是真实的


“能具体说说是什么情况吗?”巴特尔教授问了一句“是这样的,最近两个月,有一艘不明国籍的潜艇经常潜入我国沿海海域,对我方潜艇进行跟踪和骚扰,对方非常狡猾,每次都让他溜掉了,算上今天这次已经是第五次了,让我们很恼火,所以上级要求我们这次一定要将其拦截下来。”

路浩天听完莫阳的介绍,愤愤不平地说:“太猖狂了!!老莫,你这次一定要将它拦住,给它点颜色瞧瞧。


巴特尔教授担心地问:“莫艇长,你这潜艇不是靠港休整吗?士兵不在艇上能进入战斗状态吗?“巴特尔教授,您有所不知,我们的潜艇虽然靠港休整,但也随时处于待命状态,有紧急情况,我们随时可以投入战斗。虽然大部分战士都不在艇上,但我们的每一个岗位都有值班人员,从船长、大副、轮机长、声呐员、无线电通信员、导航员、军医,到厨师和鱼雷仓的鱼雷操作员,每个岗位都有人24小时轮流值班,一秒的空档都不留。”

“加油!莫叔叔。”路小果忽然用食指和中指对莫阳打出一个胜利的手势。莫叔叔加油,给敌人一点厉害尝尝!“加油莫叔叔,我们支持你!”罗小闪和明俏俏也在一旁叫喊着给莫阳鼓劲。莫阳见状激动地说:“好!大家随我来指挥舱,一同观战吧。


最新好玩的整人神器